Henry.jpg

--記於2012.01.09足總盃Arsenal v Leeds,亨利回歸後。


"Why always us."借用一下巴神的名言,我不禁疑惑起,為什麼總是阿森納要搞得這麼抓馬,不管任何事。這支隊伍可以締造不敗賽季王朝,也可以不加為難地拱手讓核心離去;可以球員接連倒下到連正選門將都沒有的絕境,也可以從賽初保級浴血奮鬥到賽中前四;看看隔壁棚生薑頭回歸吧,樸實的劇情,彷彿一名老兵回到戰場對昔日戰友擊掌道:「嘿,我回來了。」而大帝的回歸,在裝飾了六萬群眾的酋長球場上演,按照如對手主帥所言「在星辰中寫好的」劇本,經完美詮釋演出後搏得世人激動的掌聲而準備被載入史冊。如亨利接受訪談所云:「我與阿森納像一段愛情故事。」忠誠名將很多,但你很難想像他們與俱樂部間有這麼煽情的橋段,斯科爾斯與弗格森忘情擁抱?Oh, no.阿森納有練過,其他人不要學。


我思索著是什麼造成了羅曼史,或是從來多次上演的唐吉訶德。後來我逐漸發現,比起大多數球隊,這支隊伍的確更具有人的氣息,擁有屬於自己的完整「人」格--這是他之所以成功的原因,也是失敗的原因。他有魅力、溫和、聰明,一步步執行計畫邁向榮譽,卻總是在榮譽唾手可得前裹足不前;他有包容力、善良、體貼,將球場內外營造得像家,卻總是寵壞有才的孩子、拒絕放棄無能的孩子;他有理想主義,遍體鱗傷也不與現實妥協,堅持自己的方式;他有人性,所以有朋友敵人,無法認同他的人要強烈地嘲笑他,認同他的人就毫無保留地愛他。


只有一點或許每個人都能認同:這是支固執的球隊。擇善固執,儘管他眼中的善被許多人視為過時。但經典故事不都是過時的嗎?有人這麼評論亨利回歸:"This is beyond fairytale."這是擊敗可憎現實的偉大瞬間,阿森納就是有這個能耐,好萊塢式地為人帶來最不可思議的夢想,如煙火般璀璨實現一夜--就算隔天還是得上班,至少這次我們嘴上掛著微笑。


固執於與眾不同的哲學,這就是槍手,這就是槍迷。所以知道為何球隊如此頑固了吧?因為球迷也是在尋找相似的靈魂。並且在找到後,絕不放手。

trilvi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2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2)

發表留言
  • 大米
  • 頭香,我想看到歐洲的續集^^
  • 一定會有的,我保證!因為其實我寫一篇遊記要花滿多時間,剩下行程又有好多篇沒寫,想一想與其三天捕魚兩天曬網,不如乖乖把論文趕完再專心趕遊記。一直懸在莫斯科我的心也很痛……XD

    trilvie 於 2012/01/13 03:00 回覆

  • 大米
  • 加油^___________^