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MG_1257 

這個奇特的樂器叫Nyckelharpa,是瑞典傳統樂器,

演奏的這個人是德國人,地點是愛沙尼亞。(也太international)

我在塔林街頭散步,看到這麼特別的樂器與他閉著眼神乎其技的演奏,

忍不住與其他眾多路人一樣,佇足聆聽。

 

他表演告一段落,大家紛紛報以掌聲,有的人還圍上去問他這樂器的底細,

有的人包括我。他親切地介紹起這樂器,但它的單字名稱讓在場人士一頭霧水。

於是我拿出記帳本,恭敬地請他在空白處寫下樂器名單字,

沒想到他接過筆與記帳本後,突然兩眼圓睜,大喊:

"Are these Chinese characters? AMAZING!!!"
並傳閱記帳本給他身邊的朋友,兩人一同嘖嘖稱奇。

 

那頁上面寫的是:「晚餐 兩歐元」

……你瑞典傳統樂器大師耶不要對這種東西亂叫AMAZING好嗎拜託!<囧>

 

 

在我的旅程中,遇到這種老外瘋漢字的情形,還真不少。

從立陶宛搭巴士去波蘭時,鄰座的捷克男孩與後座的立陶宛女孩,也要我寫下他們的中文名字。

很多外國人覺得漢字神秘、美麗,會把漢字當成一種圖騰或裝飾穿在身上,甚至刺青。

 

但很多外國人同時對漢字不了解的結果,就會造成悲劇……

 

我曾在葉卡捷琳堡看到一位一起聽披頭四露天表演的仁兄,

他的T恤上印著斗大漢字--「道一期不勝利」。

……這到底是什麼啊?而且為何隱隱約約有種不吉利的感覺……

我當下超想過去對他說:"THIS is not good. No victory!"

從老外的眼中,我才發現,當我們跳脫習以為常的文法看中文,

竟然連自己的母語也能有這麼陌生的感覺。

 

也曾在塔林搭公車時,看到隔壁男子的手臂上刺著「天使」二字,

可是,是反的…………

我在想他到底知不知道,於是開口試探他:「這是『天使』的意思對吧?」

他露出驕傲的笑容,說:「是。」

這下我讓自己落入一個道德兩難的處境--我到底是告訴他呢?還是不告訴他呢?

最後我回答:「嗯這兩個字很有趣看起來有鏡像的效果。」(什麼鬼)

他也沒多說什麼。我暗暗心想以後還是不要多嘴吧……

 

 

其實許多外國人,對漢字都很有了解的熱情,

他們很好奇我們到底是怎麼記憶漢字、打出漢字的。

「你們要記幾千個圖像,不會很困難嗎?真是太厲害了!」

「你們的鍵盤該不會有幾千個鍵吧!?」←這是常見問題。XD

 

之所以產生這種疑惑,是因為問的人不曉得,漢字也有表音的系統與方法。

形聲字,讓我們更容易識字;注音符號,讓我們更容易打出文字。

在西伯利亞鐵路上的三天兩夜,我有很多時間對海德堡大學來的Steven講解中文是怎麼構成的。

我拿著筆電打開word檔,解釋注音就跟他們的音標很像,打字給他看,

解釋漢字有部首與聲符,所以我們有各種漢字家族,能系統地認字,

解釋也有會意字這種東西唷,例如人在樹木下坐著,就是「休」息的意思……

 

與外國人分享中文的故事,看到他們眼裡驚喜的光芒,真是快樂而有成就感的一件事;

想到台灣人重英文輕視中文教育,老外卻瘋漢字,也實在有種奇妙而難以言喻的遺憾。

許多台灣人總是絞盡腦汁想讓外國人記住自己、認同自己,

但其實我們手中已經有很珍貴的文化資產,大可成為我們自信的一部分,

畢竟使用中文的地方本已不多,保存繁體字的地方更是屈指可數,

儘管我們總是忘了回頭多看它們一眼。

 

*

 

題外話:

 

一年多後的現在,我靈機一動用nyckelharpa與Estonia當關鍵字搜索YouTube,

竟然真的被我找到這位瑞典傳統樂器大師的影片了!!!

而且這位上傳者看來只比我晚一點點遇見他而已,哈哈。

 

 

enjoy it!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trilvie 的頭像
trilvie

走走停停的生活

trilvi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3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