封.JPG 

在西伯利亞鐵路上認識的德國男孩Steven,是聖彼得堡大學交換生,他要我們到聖彼得堡(Са́нкт-Петербу́рг, Saint Petersburg)時去找他,

於是前一天晚上,我跟朋友邊喝伏特加+果汁的調酒,邊醉醺醺地透過筆電與手機跟他聯繫。

在我只會對著他並無笑點的來信吃吃狂笑時,清醒的朋友已經跟他敲定隔天16:30在聖以薩克大教堂(Исаа́киевский Собо́р, Saint Isaac's Cathedral)見,

而在那之前,我們自己會先去彼得夏宮(Петергоф, Peterhof)逛逛。

 

 

早上起來,我帶著一點點宿醉在青年旅館交誼廳準備早餐,

朋友突然衝進來對我說:「我看到Keiko了!」

 

Keiko是我在莫斯科青年旅館的室友,在倫敦工作的日本女孩,一開始我們只簡單寒暄過幾句話,

沒想到後來在克里姆林宮巧遇,便一同排隊一同參觀兵庫館一同聊天,共度一個驚喜溫馨的下午。

更沒想到的是,如今我們又在聖彼得堡的青年旅館相遇了!這真是不可思議的緣份。

於是在徵得朋友同意後,我將原先兩人份的食物分成三人份,邀Keiko共進早餐。

 

聖彼得堡的早餐時光,彌補了莫斯科話題匆匆結束的遺憾。

Keiko笑得眼睛瞇成了一線,我看著大我幾歲的她,在國外工作之餘又能追求自己的興趣而旅行,

我說我很羨慕她,她真是獨立新女性的典範。

沒想到她搖了搖頭。就像許多日本傳統女性一樣,她回答:「其實我寧願談戀愛,還有結婚。」

有時候她九州的母親打電話給她,劈頭就問:「妳何時要回來日本結婚啊?」

她都很猶豫,雖然她在倫敦沒什麼對象,但最終她依然不能放棄自己的事業。

 

「妳是不是非日本人不嫁啊?」我問。

「才不是呢!我這次來俄羅斯旅行,好希望能遇到豔遇,但是都沒有!」她笑道。

 

人是不是總渴望著自己所沒有的東西呢?

這番獨立新女性的自白,讓我留下很深的印象。

下午我們有不同行程,但我們約好晚上00:00要一起去看「白夜開橋」,

那是在北京時學姐強力推薦過的聖彼得堡著名景觀,想必很精彩。

 

 

離開青年旅館,經過各種轉車,我跟朋友來到位於郊區海邊的彼得夏宮。

冬宮以藝術館藏聞名,夏宮則是以花園噴泉取勝。

IMG_1105.JPG

幸好我們是夏天來,如果在冬天,這座宮殿應該陷入冬眠了吧?

 

沒有純金,怎能叫作俄羅斯呢~

IMG_1111.JPG

這些都是希臘神話人物的雕像,真人比例尺寸,蔚為壯觀。

 

這個太陽噴泉很有趣,還會轉唷。

IMG_1128.JPG

 

這個更好玩,是可以跟遊客互動的噴泉。許多人撐著傘在這裡,就是為了等等被淋濕。(?)
IMG_1117.JPG

 

歡迎光臨彼得夏宮水上樂園!
IMG_1125.JPG

當年那些王公貴族是否也在這裡頑笑打鬧著呢?

 

園內諸如此類的互動設施很多,走在夏宮裡,各種尖叫聲與笑聲此起彼落。

我想,彼得大帝說不定是很幽默的人吧!

 

所以被淋濕的人,歡迎用硬幣丟彼得大帝的雕像洩忿。(誤)
IMG_1148.JPG

傳聞硬幣只要丟上大帝腳下平台,願望就能實現。可惜我試了幾次都沒成功。

 

除了噴泉,花園造景也是相當漂亮。

IMG_1154.JPG

 

也少不了歐式庭園常見的樹叢迷宮。

IMG_1167.JPG

 

由於夏宮就建在海邊,從花園旁的堤防爬上去,還可以親近波羅的海--

IMG_1166.JPG

這就是我對波羅的海的第一印象,有些灰濛濛的。

但不知為何,遊客們還是相當留戀,一個個在堤防上遠眺、沉思,或下到岸邊發呆、聊天。

我也是其中一個。當地理課本上的地名化為實景,那心情難以名狀。

這是俄羅斯岸的波羅的海。直到後來抵達愛沙尼亞岸的,我才看到她最美的一面。

 

 

匆匆離開夏宮赴約,我跟朋友終於在聖以薩克大教堂的門口再次見到Steven,還有他的朋友們。

他們已經逛完了,說要在外面聊天等我們,於是我們又匆匆入場。

 

這座教堂是聖彼得堡最大的教堂,內部的裝潢非常華麗。

IMG_1180.JPG

 

動用了許多彩色礦石雕刻拼貼而成。
IMG_1182.JPG

 

教堂上有一座瞭望臺,可以欣賞聖彼得堡全景,於是我循著古老的環形階梯爬上去。
IMG_1187.JPG

 

抵達瞭望臺之前還要走過這道底下懸空的陳舊階梯,有點嚇人啊。

IMG_1188.JPG

 

……辛苦過後,總算得窺聖彼得堡市景。
IMG_1190.JPG 

 

從瞭望臺下來以後,Steven便邀我們與他的朋友們,一同散步到聖彼得堡大學校區喝咖啡,

那三位朋友都是他在海德堡大學的同學,個個紳士風趣好相處。

由於他的交換生涯即將結束,他們來聖彼得堡找他玩,順便一起不靠飛機回德國(哈哈),

因為Steven不敢搭飛機,他們將搭火車穿越東歐。

 

三個男孩,一位是唸醫的,一位對日本有莫名的瘋狂熱愛,一位則是喜愛中國文化。

那位日本控男孩非常有趣,他說不知道為什麼就是喜歡日本的一切,他還在大學參加劍道社!

他在我們出發時,用日語說了句:「いきましょう!」(走吧!)

我也笑著附和道:「いきましょう!」

結果日本控男孩竟然露出一種差點驚喜落淚的表情……

旁邊朋友解釋道,因為平常日本控講日語,都沒人聽得懂也沒人想理他,

如今他終於遇到知音,難怪這麼感動了……Orz

我解釋說,因為臺灣跟日本關係親近,臺灣人大多會幾句日語,也多少了解日本文化,

日本控男孩很開心,隨即跟我們聊個沒完,尤其是跟我朋友討論著日本動漫。

站在他們背後看他們聊,我忍不住心想--

一個德國人跟一個臺灣人用英語聊著火影忍者,這真是百年難得一見!

 

不論是貝加爾湖畔的德國調查局探員夫妻,或是這幾位頂尖大學的優秀男孩,都讓我對德國人印象越來越好。

他們有種共同的特質:謙遜、誠懇、兼容並蓄,是我在旅途中遇到的外國人裡,最容易跟人成為朋友的一群。

或許是他們二戰後的歷史,使他們對自身文化有諸多反省吧?因此對外人也更加友善。

我也更加期待旅程最後抵達德國的時刻了。

 

當晚他們還有個做菜趴,而我跟朋友想回青年旅館休息準備看凌晨開橋,

於是他們陪我們走了不近的一段路到地鐵站門口,彼此握手別過。

很久之後,我在臉書轉了德國足球員Podolski加盟阿森納的消息,日本控男孩有來按讚;

我也看到他在日本跟一群朋友的合照,看來他果然實現夢想去日本唸書了。

可喜可賀~

 

 

凌晨,我們迎來在聖彼得堡的最後一夜。

一樣是白夜。

IMG_1206.JPG

 

我、朋友、Keiko與她在青年旅館認識的另一個日本女孩Sayuri,一同在半夜的涅瓦大街(Не́вский проспе́кт, Nevsky Prospect)上走著。

雖說是半夜,人還是很多,大家的目的地都相同:到涅瓦河(Нева, Neva River)畔看開橋儀式。

涅瓦河上有許多大橋,為了不影響船隻通行,這些橋都設計成能從中間打開升起,

在夏天的凌晨約一點鐘過後,各地大橋就會陸續開啟,讓大型船隻通過,清晨橋再合上,

觀看白夜開橋,也成了聖彼得堡遊客必做的一個活動。

 

河畔有人表演火舞。

IMG_1244.JPG

 

河上有許多小船準備過橋。他們其實平時都穿得過去,或許只是硬要在開橋時通過吧。XD

大家興奮等待著。我大大打了一個呵欠,對面一個中年婦人見狀立刻拿相機對準我作勢要拍照,

我嚇得趕緊閉上嘴巴,然後我們一起笑了出來。

我們跟Keiko、Sayuri也趁機聊天合照。Sayuri長得很漂亮,是鹿兒島人。

有時我們遇到英語無法溝通的情形,我就會拿出記帳本,在空白頁上寫漢字給她們看,

她們也用漢字回應,如此竟然也能聊得很開心。

聽說古代中國跟周邊東亞各國的交流,就是使用漢字當國際語言筆談呢,我們也算是發思古之幽情了吧。

 

01:30,橋總算即將開啟。

打--

IMG_1222.JPG

 

開--
IMG_1235.JPG

 

啦--!
IMG_1240.JPG

 

岸邊眾人爆出掌聲,小船上的遊客興奮地邊過橋邊向岸邊揮手。

慶祝白夜的儀式結束了,我們心滿意足地走在回青年旅館的路上。

 

這次真的要跟Keiko說再見了。不曉得以後還有沒有機會見面?

後來她給我的信上說:

"I am so impressed by your kindness. You gave me so much nice memories. Thank you very much.
When you come to London or Fukuoka, please let me know. "

我竟然被發好人卡了。但是被發得很高興啊~

倫敦是我目前最最想去的地方,或許成行那天來臨前,我會寫信給她。

誰知道會不會又有續集呢?

 

 

但是旅途中的聚散,不只這樣而已,

從廈門一路陪我到聖彼得堡的朋友,也即將在這天搭機返台。

 

有人說,跟一個朋友翻臉最快的方式,就是一起去旅行;

檢查你跟另一半合不合最快的方式,還是一起去旅行。

村上春樹冀求100%的女孩,旅人冀求100%的旅伴,但這些都是不存在的。

然而我跟我的朋友,已經是95%的旅伴了,

否則還有誰會答應參加這種跋涉萬里的辛苦旅行,一起尋訪根本沒多少人有興趣的王陽明故居,

一同在荒草漫漫中找到晏嬰墓與稷下學宮遺址,搭上陌生來車在黑暗的戈壁沙漠中奔馳,

搭三天兩夜的火車而不厭倦,探索甚至不算景點的披頭四紀念處……

 

當然終究有意見不合的時候,但那5%在我們分道揚鑣的時刻,顯得是多麼微不足道。

朋友站在我面前,我們笑得都很燦爛,但最後還是不好意思擁抱,

於是我們也握手道別。朋友帶著行李離開。

 

 

接下來的旅程,真的只剩我一個人了。

trilvi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